街頭本事

EXPO
Kagaw Omin
BANG
2020.10.13 Tue
藝術家專訪|Kagaw Omin:用影像編織夢境 以夢境修復真實
Location/桃園市原住民族文化會館


近年是新媒體崛起的時代 用影像說故事更是精細的創作

影像創作者kagaw omin 是議題展中最年輕的藝術家

九零後的她 以鏡頭作詩 攝錄一幀又一似夢非夢的私電影



 

走入「迷園」


「創作是自然發生的事,是我與這個世界溝通的方式。」

出身於台中雙崎部落的kagaw omin,現就讀於臺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,九零後的她是本次展出中最年輕的藝術家。兒時就愛把玩家裡底片相機的她,對影像的喜愛是從小就養成的,展間中的蝴蝶攝影作品,就是她國小二年級用相機拍的作品,她一直珍藏保留至今。



在部落長大的kagaw,大概在六七歲時搬到部落山下的小鎮,那是一個客家庄,她到現在還記得,念國小的時候每周都需要上一堂客語課,明明自己是泰雅族,卻要學客語,讓她心中有了非常大的矛盾。還好爸媽去跟學校爭取,要針對原住民學童進行族語教學,才在小學六年級時有了族語課可以上。後來kagaw才發現,原來原住民族文化,在當時是相對弱勢和邊緣的,也讓她從高中起開始關注起這些議題,大學就選擇了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,不僅能夠更進一步瞭解族群文化,還能接觸喜愛的影像創作。

*泰雅族澤敖利語系「夢」的意思
 

此處是「她鄉」
 

談到創作,kagaw這次展出的《spyan*》影像作品,靈感來自於在部落獨居的阿公,自從阿嬤離世後,阿公開始自己一個人生活,原先是想藉著拍攝阿公的生活起居來陪伴阿公,並透過這個紀錄片去瞭解現代原住民族的處境,不過拍著拍著,kagaw發現這個題目太大了,本想改變方向,卻在拍攝的過程中,她越發想念離開的阿嬤,更發現自己心中的創傷。

Kagaw說在拍攝這支影片時,是沒有任何腳本的,因為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,每天看著當天拍完的影片,就像在寫日記一樣,所以在觀者看來可能敘事編排並不流暢,有些片段甚至還很零碎,但就是這種沒有規劃的拍攝,總是會發生一些很奇妙的事,像是影片中先後出現兩隻五色鳥,kagaw認為生活中有很多因果關係,在一種迴環的時間裡相遇並別離。



影片中的主角是阿公,不過阿公本人卻未曾看過這件作品,kagaw說其實她拍攝工作進入中後段,阿公才發現她是在錄影,從小到大都喜歡拿著相機晃來晃去的kagaw,阿公知道這是她的「作業」也是興趣,因此都認為她只是在寫功課而已。沒有智慧型手機的阿公,一人獨自在部落裡生活,唯一的休閒娛樂大概就是看電視,像是新聞或是歌唱節目,若是有一天能看到自己出現在大螢幕,或許也會有一種特別的感受,kagaw說在展期結束前,她一定找機會帶阿公去會館看看自己的展覽。

除了《spyan》之外,展間內還有一件透過傳統映像管電視播放的影像作品,kagaw說這件作品是在《spyan》完成後一年創作的,在經過那段揭開自己與家族傷口的過程後,她沉澱了也平靜了,因此有了拍攝這件作品的想法,畫面中有很長一段火光的影像,kagaw觀察到人們大多很喜歡注視火,有時候甚至可以長時間凝視火光,並獲得一種奇異的平靜;而阿公手上拿著的沖天炮,傳達出那是要往上給的訊息,可能是給天上的阿嬤吧。





展間內除了影像作品外,還有三幅特別的畫作,其中一張是kagaw在海邊畫的,可說是一種現地創作,去海邊用沙子和海水畫完後,回到家後用壓克力顏料完成整幅作品,如果仔細觀察,可以看見畫中有一隻小鳥,一樣的如夢似幻,就呼應著《spyan*》一樣。Kagaw認為畫畫對她來說是一個更直接的表達方式,不透過人和機器,能表達出來的情感是影像做不到的,算是一種創作的延伸。
現代人接受資訊的方式太快太雜,導致難以真正專注,就像《spyan*》這件作品的畫面這麼大,但也很容易看完就忘記,因此Kagaw希望展間內除了影像還有其他媒材的作品,讓觀者可以有休息和思考的空間。

 

 

尋回「夢所」
 

「展出空間不只是乘載作品,它本身就是創作的一部分。」

進到Kagaw的展間,若是不看文字說明,可能很難發現這是一位原住民藝術家的創作展覽,幾乎看不見大眾所熟知的原住民族符號。Kagaw說大家習以為常的原住民族象徵和文化表現並沒有不好,但或許因為她的成長環境,會更想要回歸到日常,在她與家族的日常中,其實那些符號並不顯見。拍攝阿公的生活、與阿公對話,沒有傳統服飾和歌謠,但還是可以從字裡行間,從生活瑣事窺見原住民族的文化,不強調不標註,Kagaw認為這才是她想說的話。

Kagaw的作品是以女性角度出發去講述和創作,泰雅族是父系社會,因此女性是相對弱勢,這也讓她更加關注這些議題。



新一代的原住民的當代藝術,Kagaw認為應該讓更多不同的聲音出現。在過去的美術教育中,我們習慣觀展就是空間裡,有很多量體、有很大的東西,認為多則優、大則美,才能算是豐富精彩。不過像是影像作品,它需要很大的空間讓大家觀看,展出空間不只是乘載作品,更應該本身就化為創作的一部分。



談到未來規劃,Kagaw說自己的部落-雙崎部落,有段特別的歷史,部落的形成不是自然推進而是人為規劃,1919年,日治時期為了方便管理,就把散居在部落周邊的族人聚集起來,以棋盤格的城市規劃來建造部落,並開設學校、警察局等等民生設施,族人都受日本文化影響非常深,因此過去的歌謠樂舞都已漸漸遺落在歲月中。部落中的年輕人在接觸到其他族群的原住民時,常常會回鄉抱怨為何部落不像其他人有自己的歌謠,但其實這些都有歷史可循,所以Kagaw希望若是未來有機會,可以回到部落,讓更多族人瞭解過去的歷史,一起去理解,因為理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理解才能真正解決問題。



至於作品,Kagaw期待以後能帶著《spyan》到更多地方展出,因為這是她第一次舉行個人展覽,或許還不夠嫻熟完整,但未來她有更多計畫和想像,像作品名稱一樣,她用影像編織的夢境,歡迎更多人來一起入夢。

 

Relation
相關文章
Hot
熱門文章